央。

【贱虫】失感 (3)

渴饮Keyin:

*不知道能不能算520点梗的其中一个,主动的小虫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电脑上刷不出来那条评论找不到那个妹子了;w;好尴尬。










红酒,牛奶,一些窃窃私语外加一块干巴巴的纸杯蛋糕,韦德笑眯眯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孩儿,伸手把蛋糕上唯一的樱桃拎起来塞进了自己嘴里,丝毫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




彼得捧着那块从托尼实验室带回来的显示器,好奇地看着酒吧里昏暗灯光下的男男女女,低下头在屏幕上敲了一行字。




“我不喜欢这里的环境。”




“大人的世界。”韦德对着他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暗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缓缓晃动。




彼得把显示器放在桌边,双手撑在身边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晃动着两条腿,时不时地蹭到韦德的膝盖。




又过了几分钟,酒吧的驻唱歌手从后台拎着吉他爬上了舞台,劣质球形彩灯亮起的瞬间,男孩儿受惊一般缩了一下肩膀,慌乱地看着韦德,脸上是五颜六色滚动的光影色块。




韦德给了他一个不算安慰的微笑,四周的窃窃私语逐渐消失,他们转过身,一起把视线长久地停留在舞台上手忙脚乱调整话筒的歌手身上。




男孩儿身体微微前倾,看上去有些兴致勃勃的样子,把显示器又拿到手里。




“我不想喝牛奶。”




韦德把酒杯推到了彼得面前,“敢喝吗?”




驻唱歌手终于开始唱歌,嗓音沙哑,唱着一首乡村民谣,球形彩灯缓慢地旋转,斑驳的色块在男孩儿脸上像一抹渐渐消退的红晕。




“没人在酒吧喝牛奶。”彼得把显示器举到韦德面前,视线愤愤不平地扫过他手中的红酒杯。




“男孩儿就应该喝牛奶。”




“我不要在酒吧喝牛奶!”彼得把屏幕敲得噼里啪啦响,甚至还跪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一只手撑着桌子,半个身子前倾把显示器贴在了韦德脸上。




“好吧好吧,”韦德把自己脸从显示器上拔下来,“就一口。”




男孩儿趴在桌子上对他眨了眨眼,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




“就一口就一口。”韦德伸手揉了揉彼得的头发,把酒杯凑到了男孩儿嘴边,看着他先是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杯沿,停顿了几秒然后从韦德的手里拿过了那个酒杯,暗红色的酒液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倾斜。




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首歌,嗓音愈发沙哑,小号高亢的旋律融合进了这首舒缓的曲子,彩灯开始左右摇晃,越来越多的人走进被昏黄灯光笼罩的舞池,彼得在这时举起酒杯,温凉的酒液亲吻他的嘴唇,一丝极淡的苦涩萦绕上了舌尖,像是韦德带着血腥气的吻。


“牛奶,”韦德把牛奶推到他手边,“这才是你应该喝的。”




男孩儿端着酒杯直起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舔了舔嘴角把一丝暗红色的液体卷进了嘴里,神情狡黠,丝毫没有把红酒还给韦德的意思。




“哇哦,坏孩子。”韦德装作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彼得把自己的显示器再一次拿回来,一手举着酒杯一只手在屏幕上慢慢写下一行字。




“不会喝醉的。”




“甜心,这可不算是个保证。”韦德看着男孩儿扬起脖颈,一小片红色的光影印在眼窝的阴影里,喉结在柔和的橙黄色光芒里上下滚动,然后那些深红色的液体转瞬见底。




彼得挑衅地回头看他,手指在高脚杯细长的杯柄上滑动,耐心地晃动杯底最后一层淡红色的酒液,红色的彩光灯在他眼前闪烁,颜色深沉的就像是醇厚的红酒潺潺而过。




韦德叹了口气,无奈地把牛奶拿在手里猛地灌了一口,发现男孩儿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歌手身上,低沉的嗓音正唱到深情处。




“ I know I must surrender to your kiss of king.”




彼得用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驻唱歌手。




“宝贝,我的确爱你的吻,”韦德眯起眼睛,回味那些亲吻,“虽然你的技术不怎么样。”




男孩儿听见了他这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在把酒杯里最后一滴酒液都卷进嘴后,歪头瞥了他一眼,这一次韦德真真切切看到了他脸上的红晕,不再是橙红色的光影。




“想要吗?”彼得的指尖在屏幕上跳跃,“一个吻。”




韦德在他眼里看到了变幻的彩色灯光,因为沾上了一层隐约可见的水汽而波光粼粼,“为什么不呢?”




彼得在听到他的回答时笑起来,晃了晃自己的腿,撑着桌子再一次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把蛋糕推到一边,伸手抓住了韦德的手腕,把他拽到了自己面前。




温热的呼吸像轻柔的月光从韦德面颊上滑过带起一小片战栗,然后这丝微暖的喘息徘徊在了他的唇角,男孩儿的舌尖先是在他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掠过,继而挤开那层潮湿的唇瓣带着红酒经久不消地苦涩醇香缠上了韦德的舌。




“哇哦,”他因为这个主动到不可思议的吻震惊,含含糊糊地发出一声感叹,然后捏住彼得微微颤抖的下巴,“你喝醉了。”




男孩儿的眼睛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闪着莫名的光,因为这句话而迷茫,继而猛地甩开韦德的手,抓起那块显示器,在写字的间隙不满地抬起头瞪着韦德。




“我没喝醉。”




韦德没有反驳他,驻唱歌手如诉如泣地嗓音还在耳边徘徊。




“Don’t pity me, don’t pity me.”




“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再给哥一个吻。”韦德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彼得的视线在暗淡的黄色灯光下看上去有些着迷地在韦德的嘴角逗留,然后男孩儿再一次跪坐在椅子上倾身亲吻韦德。




这个吻耐心十足,缠绵而难舍难分,红酒的余韵萦绕在唇齿间,韦德看到男孩儿紧闭的双眼下,脸颊上泛起的红晕。




他更加确定彼得喝醉了。






彼得的确喝醉了,他在韦德把自己抱上车的时候异常安静地窝在对方怀里,然后一沾上靠背就进入了梦乡,直到韦德在清晨黯然的晨曦里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才睁开眼睛。




“下次我再也不给你喝酒了,”韦德以为他清醒了,“不过那个吻可以再来一次的话,哥不介意再带你去酒吧。”




彼得的胳膊还搂在他的脖子上,眼神迷茫地听完这句话,继而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凑到韦德嘴边直截了当给了他一个吻。




韦德拿在手里的显示器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男孩儿困惑地看着他,似乎不理解这个举动的意思。




韦德看着那块闪着蓝光的屏幕,思前想后还是拿了起来,在上面写了一句话,挡在彼得想再一次凑过来的脸前。




“你喝醉了。”




他把那几个字写得巨大无比,男孩儿却不耐烦地把之前珍惜异常的显示器拨到了一边,脑袋埋到韦德的颈窝里蹭了几下,然后再一次抬头寻找他的嘴唇。




彼得身上还沾有淡淡的酒气,他的亲吻和平时比起来粘稠了更多,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急躁,韦德手忙脚乱地应付着男孩儿,把他乱动的双手攥在手心里,但是制止不了对方骑在他腰上居高临下地对他露出一个耀武扬威的笑。




他从那个笑里读出一句话,彼得一定在心里呐喊,“我没醉。”




“好好好,你没醉。”韦德松开男孩儿的双手,把自己的手举到头顶,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投降样,“你不会因为一杯红酒喝醉。”






破三轮车: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8803373302048#_0






最终晨曦也变得火热滚烫,浅褐色的窗帘遮挡不住那些明晃晃的光,彼得蜷缩在韦德怀里沉沉睡去,那块显示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潮湿的指尖按下了一串乱码。




等到中午最炽热的阳光也逐渐暗淡的时候,他们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




“宝贝,真的不是我——”韦德话在彼得手中的显示板举起的瞬间戛然而止。




“我记不得了。”




韦德哑口无言地看着蓝色的屏幕。




“但是乱扔衣服是不对的,”男孩儿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写字,“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




“但那不是——”韦德试图解释,但是彼得根本不理会他,指尖飞快地在屏幕上滑动。




“早上起来还要整理,很麻烦。”




“不是第一次了好吗?”




“一定是你喝多了。”




韦德目瞪口呆地看着男孩儿,“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彼得愣了一下,手指悬在屏幕上轻轻晃动了一下,皱眉仔细思索,写下一行字又涂掉,最终举到韦德面前的显示器上只有几个字。




“我记得。”




韦德怀疑地看了他 一眼,看到男孩儿低垂着头,像是要把整个脑袋埋进显示器一样,只露出一对微微发红的耳尖。




“不论如何,”他转移了话题,“酒精都是个好东西。”




彼得用屏幕遮住自己的脸,韦德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然后看到男孩儿举到眼前的显示器。




“我讨厌红酒。”




“那我们下次试试别的,”韦德躲开彼得砸向他的显示器,意有所指地把男孩儿拉到怀里,“毕竟不应该在酒吧喝牛奶对吧?”




韦德因为这句话,腹部收获了彼得膝盖不轻不重的撞击,但是他丝毫不介意,恶意地揉乱男孩儿的头发,思考如何向他描述几个小时之前的旖旎清晨。




至于彼得会不会拒绝,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看到消息提示刷开什么都没有,如果错过了什么评论我没回复先说声抱歉,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直接在微博找我;w;






*最后悄咪咪地问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把失感和注意事项系列印一块,有人想看吗。。。虽然我可能会合进去别的,甚至可能写个长篇。。。然后然后然后坑太多本子就窗了;w;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