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贱虫]失感(1)

喜欢。

渴饮Keyin:

*还是想看情侣谈恋爱。


*小虫因为不知道什么鬼的魔法逐一失去五感设定。互相标记过的设定,我的贱贱碰到小虫就绝对是暖男,我的锅我背。


*妈呀今天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算上删掉重改的余辉,我都发了快8w字的贱虫了。。。我都写了些啥。。。谢谢小天使看我写的垃圾车!




一.“视觉”




极夜里有星光




彼得打碎第三个盘子的时候,他听到韦德那辆发动机有些问题的车轰鸣着停在了楼下,像是苟延残喘一样哼了几声才没了动静。




他摸索着走到客厅的沙发边,撞倒了几本放在书架边缘的书,但是他接住了它们。




这是个好兆头,彼得心想,他完全可以应付这个。




然后他在试图把书放回书架的时候撞倒了更多的东西。彼得有些窘迫地站在那里,听到韦德打开了门,通过脚步声他能猜到对方买了多少瓶牛奶和几打鸡蛋。




“哇哦,”韦德捧着几个购物袋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惊呼,用胳膊把那些摇摇欲坠的书顶了回去,“甜心你还没适应这个魔法。”




彼得手无足措地站在原地,听着韦德走进厨房时发出的第二声惊呼。




“你需要一个过程去适应它。”




“我讨厌魔法,”彼得听到韦德走到他身边,似乎在收拾地上那些散乱的书籍,“即使只是失明三天。”




有些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面颊上,彼得面颊微微发烫,他知道那是韦德在弯腰注视着自己。




”把我当成你的眼睛。“




”韦德,“彼得伸出手摸索着触碰到他的肩膀,然后用力推了一下,”得了吧,你照顾好自己的眼睛就行了。“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过了一会儿,男孩儿感觉韦德撩开了自己额头上的碎发,印下了一个吻。




”不用这么安慰我,“彼得尝试了几次才环住对方的脖颈,”就是有些无聊,你知道的我可是蜘蛛侠,整天待在家里可不适合我。“




”三天而已。“




”三天,“男孩儿哼了一声,低下头用自己的额角在韦德肩膀上蹭了几下,找到了颈窝然后埋了进去,”没我想的那么容易。“




韦德伸手在他头上揉了几下,然后手指滑到后颈上抚摸着那个微微突起的腺体把男孩儿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过了好一会儿彼得才开口,“嗨,天黑了吗?”




“还早呢,”韦德偏过头亲吻他的面颊,“太阳可能忘了下班。”




彼得大声笑着把他推开,虽然视野里一片漆黑不过没有焦距的眼睛里闪着光,“让我们赶在它下班之前做好晚饭!”




韦德看着他的男孩儿跌跌撞撞冲进厨房,在一堆重物坠地的声响中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来路过窗户的时候,刚好看到最后一丝摇摇欲坠的夕阳被黑暗吞噬,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韦德,天上有星星吗?”吃晚饭的时候,彼得一边用叉子戳着自己碗里被切成小块的鸡排一边问,那些热乎乎的鸡肉是韦德在超市买的速冻产品,味道不够好但是当晚饭也不赖。




“有。“




彼得似乎雀跃了一些,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腿,把一块鸡肉塞进了嘴里含含糊糊地问,”多吗?“




”多,还有月亮呢。“




”月亮?“彼得含着自己的叉子重复了一遍。




”是啊,可亮了。“




”韦德——“彼得皱眉抬起腿,在桌子下面准确地踢到了对方的膝盖,在韦德夸张的惊叫里不满地说,”有月亮的晚上可看不到那么多星星。“




”甜心,就算我是个alpha,“韦德在彼得踢他第二脚之前飞快地跳起来,”你也不能指望我在纽约的夜晚看到星星!“




彼得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捧着自己的碗想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吧,我的错。”




韦德闻到他的男孩儿身上那些甜甜的信息素里夹杂了一丝酸涩,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的视力很好,我再努力看看。”




窗户外灯火通明,鳞次栉比的高楼像是燃烧着的金属块。




韦德走到彼得身边,抢过他的勺子,把一块烤得有些焦黑的鸡块塞进了自己嘴里,“我们头顶上有个快躲进云里的月亮。”




彼得哼了一声,韦德在他反驳之前把一小块鸡肉按在了他嘴边,男孩儿不满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张开嘴咽下了那块儿热乎乎的鸡块。




“让我仔细看看,”韦德满意地看着他把肉咽下去,“再远一点的地方,哇哦那是什么!”他假装惊呼起来,“是星星吗?”




彼得无神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点笑意,但是他忍住了。




“好吧,那是架该死的飞机,“韦德走到窗户边上又绕回来,”看来中了魔法的人不止一个。“




男孩儿被他逗笑了,信息素又变回了甜腻腻的牛奶味。




”好了好了,吃完饭你想干什么?“韦德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解决自己的晚饭,“电视,书还是报纸?”




“我都看不了。”彼得塞了一嘴的鸡肉,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我可以读给你听啊甜心,”韦德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你坐在我怀里就行,想听什么我念什么。”




“《自然》杂志最新一期关于细胞学说的报告,”彼得干巴巴地回应他,“还有几天前我在网上翻到的一篇关于最新发现的蜘蛛物种介绍。”




韦德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看吧,”彼得叼着自己的勺子摇头,“你并不能帮我什么。”




“有的时候,”韦德解决了自己碗里最后一个鸡块,“我真希望你是那种柔软脆弱的小omega。”




“真遗憾,我不是,“彼得笑眯眯地用叉子在碗里戳了戳,把一块鸡肉拨到了桌子上,”糟糕。“男孩儿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现在是了,“韦德知道彼得看不见,还是忍不住对他眨了眨眼睛,“你需要帮助。”然后他在omega的抱怨声里抢走了对方的碗和叉子,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插起那些热乎乎的肉喂他。




“我恨这个。”彼得被塞了一嘴的鸡肉,眼神看上去更加迷茫了。




“我喜欢这个。”韦德毫不在意他的抱怨,在男孩儿生气之前捧着空碗溜到了一边。




彼得因为这件事,足足两个小时没有理韦德。他把自己塞进沙发的一个角落里,搂着巨大的靠垫聚精会神地听着电视里的新闻,而韦德——彼得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全是他带着苦兮兮味道的信息素,他试图让自己更加专注地听字正腔圆的女主播播报关于某条街上被抢劫的银行的新闻,然而那些信息素像是一只蠢蠢欲动的宠物狗,摇着尾巴围着他团团转。




“韦德,这很幼稚!”男孩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他伸出手把靠垫往信息素的来源扔了过去。




“谁叫你不理我!”韦德接住了那个靠垫,扔在自己身后的椅子上。




彼得又把自己往沙发里缩了缩,手臂环住了膝盖,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嗨?”韦德走到沙发边把男孩儿从沙发角落里拉进怀里,”彼得?“




男孩儿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固定在对方胸口的时候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毫无焦距的眼睛里一片茫然,”我看不见了。“




韦德把自己散发着苦涩气息的男孩儿搂在怀里,低头亲吻他的时候就像在品尝一块微微发苦的杏仁蛋糕,”彼得,我在这里,“他松开面无表情的omega,”就算看不见,你还能听到我摸到我闻到我的信息素对吧?“




男孩儿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脸颊,手指有点凉,韦德握住了它们。




”如果三天之后,这个该死的魔法还没有消失怎么办呢?“




”那你也是蜘蛛侠,“韦德拍了拍他的肩膀,”拜托,你可不仅仅是因为制服或者那些超能力才被称为英雄的。“




”我以为,“彼得抽了一下鼻子,”你不在意那些——英雄之类的。“




”我当然不在意,“韦德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但是我在乎你啊甜心!“




彼得歪着头用空洞的眼睛看着韦德,过了一会儿伸出一只脚把哀嚎的alpha从沙发上踹了下去。




“不能因为我惹你生气了,就连抱你到床上去的资格都被剥夺!”韦德拎着自己的枕头跟在彼得身后义正严辞地抗议,“我是你的alpha,合法的那种啊彼得!”




彼得摸着墙,凭记忆里的路线走到了卧室里,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扯着床单听到韦德偷偷摸摸绕到了床的另一头,正试图让自己藏进一条被子里。




”不合法的话,我现在就能把你从窗户扔下去。“




”亲爱的你又不是没扔过,“韦德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长条,在床上扭来扭去,”我记得你把我从十二层高的楼扔下去过呢!“




彼得在黑暗中站着,一直到韦德伸手把他拉进被子里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对不起。“




韦德在被子里扯着他的嘴角让男孩儿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那没什么,你知道的。”




彼得的手在被子里摸索着,穿过一片温暖的肌肤,直到和韦德的手十指相握才停下。




“嗨,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韦德拉着男孩儿的手让他和自己靠得更近一些,“我也知道看不见是什么感觉。”




彼得在他怀里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听到这句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握着韦德的手一紧,“不,韦德,别告诉我。”




但是即使韦德不说,彼得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他的alpha经历过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黑暗,那些过去存在于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里,沉淀在他微微发苦挥之不去的信息素里。




韦德察觉到了男孩儿的颤抖,有些惊慌失措地低下头,让自己的额头紧紧贴在彼得的额角,黑暗像是一首悲伤的钢琴曲将他们缓缓笼罩,他在omega的脸上感受到了一些潮湿的泪痕。




“韦德,我不想,”彼得在黑暗中微偏过头,用自己湿漉漉的唇亲吻他的嘴角,“不想知道,但是我知道。”




“你知道?”韦德用自己的脸颊蹭去那层浅薄的泪痕。




彼得沉默了很久,韦德看到他的眼神空洞。




“我知道。”




他们在第二天的傍晚才继续探讨这个问题,那个时候彼得在对方的怀里打着瞌睡,迷迷糊糊听他的alpha在对复仇者们的战斗技巧评头论足。




”不是我说,如果不用多余的躲避动作,这场战斗会早结束十分钟。“




”代价呢?“彼得脱口而出,而答案显而易见。




男孩儿用胳膊撑着自己坐起来,转身凭感觉和韦德面对面,即使什么都看不见也试图让自己的动作看上去在注视着自己的alpha。




”……一些无关紧要的伤口?“韦德不确定地回答他,”你知道伤口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个大问题。“




彼得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在看他,又似乎什么都没看,最终他只是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看不见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四周一下子安静起来,他听见韦德的呼吸微微一窒,继而飞快地恢复原样,”起码没有人问我天上有没有星星。“




彼得安静地听着,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韦德看到了他的眼神——里面有回忆,有挣扎,有痛楚,有一些微微发亮的光,他一开始以为那是隐忍的泪光,后来靠近了一些才反应过来那是窗外熠熠生辉的灯火。




”当然也没有人会问我这种问题,“韦德笑起来,”你是第一个。“




彼得想给对方一个拥抱,但是角度有些偏,最终他的头撞在了韦德的下巴上,伴随着隐忍的咬牙发出的抽气声。




“还剩一天了,”韦德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你应该开心点。”




“如果这该死的魔法现在就消失,我会很开心。”




“那就比较糟糕了,”韦德耸了耸肩,“你得再难过一会儿。”




彼得在第三天的清晨醒来,视线所及依旧是漆黑一片,他没有感受到太阳照在肩膀上的暖意,韦德也没有醒,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在过于安静的卧室里把自己缩进了被子,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把韦德从窗户扔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雇佣兵会在未来成为自己的alpha。




这种感觉有些怪异,他从回忆的开头开始思考他们认识的过程,仿佛是个由误会堆积而成的烂俗小说,最终结果却是个童话般不可思议的结尾——这么说似乎有点早,彼得在床上小心翼翼翻了个身,让自己在黑暗中和韦德面对面,有些温热的呼吸轻轻拂过他的面颊,男孩儿向着热源小心翼翼地靠近,直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了对方微热的指尖。




韦德在半睡半醒之间拉住了他的手。




彼得脸颊微微发烫,他知道对方还没清醒,只是本能地握住了他的手,但是有些雀跃的情感从心底冒上来。




“你闻起来像是加了蜂蜜的牛奶。”过了一会儿韦德终于睁开眼睛,而彼得在他说这句的时候笑着滚进了他的怀里。




“你闻起来像是烤过头的派,梅姨做的那种。”




“天哪,”韦德夸张地大叫了一声,“有那么糟糕吗?”




男孩儿忍着笑,坏心地点了点头,心满意足地听到对方的哀嚎才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起来,过程中还踩到了韦德的手背,膝盖撞在对方的腰上,引起一片惨叫连连才磕磕绊绊离开床。




”甜心,我觉得你应该和我一起出门,“韦德躺在床上捂着自己的手,”约会什么的。“




”冰淇淋,“彼得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一个最大尺寸的pizza。“




”你只是想和垃圾食品约会,”韦德在床上翻了个身,“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比不上一个冰淇淋。”




“好吧,你的地位比这个冰淇淋高多了。”彼得说这句的时候正皱眉舔一个抹茶味的冰淇淋。




“同意,”韦德把他手里的冰淇淋抢过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这个味道比薄荷味的牙膏还让人作呕。”




彼得哼了一声,甩了一下他们拉在一起的手,“我说了要草莓味的,实在不行巧克力也比这个好。”




“我们总要尝试一下新的口味,”韦德试图为自己辩解,但是他回忆起了那个味道,忍不住皱着眉同意,“好吧这是个错误的尝试。“




男孩儿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听到一些孩子从他们的身边跑过,还有一只鸟站在电线杆上对着他们唱歌,彼得伸出另一只手感受温暖的风从指缝间溜走,韦德拉着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絮絮叨叨的抱怨着那个难吃的冰淇淋。




”下次你看不见的时候,”彼得加快了脚步,让自己跟上韦德的步伐,“想吃什么?”




“墨西哥鸡肉卷。”




“我就知道!”彼得笑起来,被路边一块小石子绊得一个踉跄,但是他还在笑,“我要偷偷在你的鸡肉卷里放芥末酱。”




韦德夸张地叫起来拒绝,然后在男孩儿大笑的时候也跟着笑起来,直到晚上他们回到家依旧在拿这件事打趣,而彼得迫不及待等着午夜十二点的到来。




”你就像个到十二点就会原形毕露的灰姑娘。“韦德看着坐立不安的男孩儿忍不住开口。




彼得并没有生气,趴在窗户边上,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眼底映衬着一片燃烧着的光影。




韦德看了看时间,发现距离十二点只有短短几分钟,他的男孩儿兴高采烈地像是拆开了一个巨大的圣诞礼物盒。




”韦德,我想我快要看见了,“彼得回过头,眼底不再是映衬出来的灯火斑斓,而是星星点点的神采,”我能看到你。“男孩儿挥了挥手,像是要捉住眼前漂浮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色块。




韦德听到远处有钟声响起,而他的男孩儿——眼底恢复的神采仿佛燃烧的火苗,”韦德,“彼得向他伸出手,”我能——“然而他的后半句话却像被扼住喉咙一般戛然而止。




”彼得?“他看着omega的笑容冻结在脸上,然后伴随着绵延不绝的钟声消失殆尽,在明明灭灭的灯火中变成一声支离破碎的喘息。




”韦德?“男孩儿的声音有些怪异,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音调一般微微颤抖。




韦德跑过去握住他伸出的手,察觉到男孩儿指尖的一些冰凉汗水。




”我听不见了——“




韦德在那一瞬间看见彼得眼底的光像是燃烧殆尽的烟火,一点一点湮灭在深夜里。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