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Evanstan] Only One Night

枫糖浆:

Just One Day的番外,在Just One Day之前的那一晚Evanstan的不可描述。只想骑个自行车没想到飙起了赛车……
AO3  深夜静悄悄。这真是几乎不开车的我写的最长的不可描述了……
——————————————————


  Chris回到纽约的时候Sebastian并不知道。那时候Sebastian正在家里看一个无聊的电视剧,罐头笑声将客厅填的满满的。而Chris刚下了飞机,拖着行李箱坐到助理的车里。


  Chris的手机没电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电量过低,正在自动关机。而他的移动电源线坏了,无论怎么接入移动电源的插口都接触不良。


  “要去买一根新的吗?”助理将车转了个弯停靠在一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门口。


  Chris想了想,家里还有备用的,摇了摇头:“直接回去吧。”


  


  正是深夜,路灯和商店的霓虹灯交织成一片海洋。一路总是红灯,Chris摇下车窗,人行道上有几个醉汉拿着空酒瓶哑着嗓子唱歌,踢马路上的石子,将酒瓶投掷到废物回收桶里,一声闷响。


  Chris坐在后座上,西装口袋里是耗尽电量的手机,就像现在的Chris一样隐于黑暗中,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都不想思考。他看着一对情侣推搡着到了小巷里,然后开始亲吻。


  深夜的城市永远和白天不一样。白天太刺眼了,炙热的太阳、带着火焰的风、闷湿的空气、无尽的琐事、做不完的工作、无数个媒体提问与签字笔。还有想念Sebastian Stan。


  Sebastian。


  Chris想起他,白昼的琐碎让他深陷漩涡,而Sebastian对他伸出了手,将他从窒溺般的惊恐中拉出来。


  绿灯了。车辆前行,那个小巷离他远去。他想起和Sebastian搞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是真的只有“搞”在一起,确定好时间地点,就能脱衣服。


  他们在无数个电梯隔间、小巷、后台化妆间的杂物室,还有通向天台的消防通道里交换过吻。吻只是个形式,起码当时对他们而言只是形式。他们都不明白对方是怀着什么心思跟一个同事兼关系一般的朋友上 床,唯一明确的是自己带着爱。


  明确这种想法很不容易,起码知道自己的动机。但悲哀的是他们不知道对方也带着爱。


  他们小心翼翼,却又放肆张扬,每次的接吻就像天空马上就要倾塌,地球接着就会爆炸,类似于临近末日的绝望让他们的不安全感迅速上升。


  在一次拍摄结束后他们先后到了一个小隔间里,隔间很破旧,墙纸都掉落好几块,露出大片的水泥墙。Sebastian狠狠地咬了Chris的肩膀。


  “你是狗吗?”Chris将他箍在自己的胸膛和身后水泥墙之间,身下的动作并不因疼痛而停止,Sebastian还在咬着他,汗水混进小伤口里让Chris倒抽了一口冷气。


  Sebastian不喜欢在这种时候讲话,他只能呜咽着咬Chris的肩膀,细微的血腥味在他唇齿间蔓延。他知道Chris不会在意这点咬伤,每天在片场摸爬滚打,淤青和伤口简直是家常便饭。


  为了饰演Bucky而特意留长的头发散乱的披着,蹭着Chris的脖颈。Chris突然挺身,Sebastian睁大眼睛,唇不自觉地松开Chris的肩膀,然后带着哭腔地说着什么。


  Chris听不懂,Sebastian应该在说罗马尼亚语。含混的口 音和喘息带着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耳畔。


  直到他们两个都松了口气,结束这个两人的狂欢后,Sebastian顺着水泥墙慢慢失力下滑,坐到他们扔到地上的衣服堆上,Chris蹲下身抱着他时,Chris才听到Sebastian在他耳边嘟囔的话。


  Sebastian眼神失焦,身体还在轻轻颤抖,他在Chris耳边说:“去你妈的,Chris Evans。”


  我让你上,你说我是狗?我能不能带着你一起死?


  Chris轻声说抱歉,他的伤口还是有点火辣辣的疼,Sebastian唇齿的感觉还停留在那里。


  那是Sebastian第一次在这种时候说他的名字。


  很久以后,Chris和Sebastian在家里的落地窗前准备布置圣诞树的小饰品。Chris忽然想起了这个,他委屈地说:“你咬的伤口还没有好,我就得穿着制服拍戏了。你都不知道那个制服有多闷汗。”


  “多闷汗?“Sebastian笑着把彩灯穿成一串。


  “你尝试过在伤口上浇酒精吗?”Chris撇撇嘴,“虽然很想让你体会一下我当时的感受,但还是算了,不想让你受伤。”


  然后他们谈起种种过往,谈起自己的小心思,谈起朦朦胧胧却又不可说的爱情。


  “天哪你当时竟然是这么想的!”他们会因得知了一些新的小秘密而放声大笑,把手里的软软的小饰品向对方扔过去。


  Chris转了转钥匙,门没锁。他轻轻地推开门,穿过门廊,听到客厅里传来电视上的罐头笑声。


  Sebastian不在客厅里,桌子上放了个相册,旁边是没来得及放进去的一些照片,大部分都是一些硬照,每次成片出来后就会收到拍摄组寄来的一堆照片。


  Chris翻看了一下,是一个星期前Sebastian去接受杂志采访时照的,穿着亮色皮衣,头发被发胶打理的一丝不苟,戴着戒指和墨镜。Sebastian在拍摄过程中将试装图发给了Chris,Chris正在另一个国家做代言活动,那张照片跨过了大西洋仿佛带着湿润的海风来到了Chris的手机上。


  “一身GAY气。”这是当时Sebastian对自己的那个定装照的评价。


  照片的旁边是一盒饼干。


  “Sebastian?”Chris喊了一声,没有听到回答,不过隐隐约约听到浴室的水声。


  他轻轻推开门,浴室与外界隔了一个磨砂质感的推拉门。Chris站在盥洗台旁边,能看到浴室里的水汽还有凝着在玻璃上。


  空气有点湿热,Chris松了松领带,盘旋在空气中的潮湿却仿佛从敞开的领口钻了进去。


  这很奇怪。分明那么湿热,但Chris看着Sebastian在磨砂玻璃上的剪影,却又口干舌燥。


  Chris敲了敲浴室门,Sebastian好像没有听到。


  他脱掉鞋,直接推门进去。


 接下来点这里 


-FIN


ps:为什么要给一个一发完搞个荤番外呢?主要就是因为今天被lof屏蔽的有点心塞,好烦哦擦边球都不让打那我就干脆开个全荤宴算啦!总之就是和lof一言不合我就刷卡上了车【×

评论

热度(538)

  1. 长生翼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文·一发完&完结篇
  2. 奉为羽秀枫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