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剑三/李叶/R/18】承君雨露

久黎:

*旧文重发,就是一篇肉。




【剑三/李叶/R18】承君雨露




*


梅子雨落纷纷,墨荷渲染,二十四桥等归人。




*


他们从来都是聚少离多的。


八年安史之乱刚刚结束,中原大地一片混乱,百姓流离失所。李承恩一边重建天策府,一边还要受皇帝的命令到处去拨款赈灾,安抚百姓。皇帝对他很是器重,他简直是忙的脚不沾地。




前几日得了消息说寇岛有小叛乱,李承恩听说了,心思一转,向着皇帝请奏说想要南下平定叛乱。那叛乱小的连当地的驻军都能给压下去,皇帝诧异之间,见着自个器重的大将军一脸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样子,再想起传闻中那七秀坊的姑娘个个美貌无双,顿时心中了然。




君臣遥遥远望,相见一笑,其中滋味不言而喻。


也罢,让你去这一趟也无妨,你也辛苦这么久了,也该歇几日了。


皇帝如是说道。




李承恩得了君令,当即谢过陛下,挥鞭上马,南下远去。


一路上路途遥远,李承恩也只费了两日功夫,到了七秀坊修书一份,差那信使往着藏剑山庄送去,自个先在七秀坊与那叶芷青姑娘讨了杯茶喝。


叶芷青与他相对而席,为他斟满了一杯怡人的花茶,李承恩粗糙的掌心磨蹭着那小巧玲珑的杯子,没喝,望着那杯子上的精致花纹出神。




叶芷青见着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敲了敲桌几,淡笑道:“李将军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难道只想与我讨一杯茶水喝?”


李承恩看着杯中荡漾的茶水,回过神来,将花茶一饮而尽,苦笑了一声:“当年答应他最多三月,一定过来一趟,可是这忙忙碌碌起来,一耽误都过去半年了……可真有点不敢见他。”




叶芷青轻笑一声:“难得见李将军还有这么为难的时候,不过……半年多了,那位被李将军放在心尖上的藏剑山庄大庄主,应该也是想将军想的紧罢。”


“他啊……”


他们之间的事情,很多时候还要靠这位七秀坊坊主来传消息,而且七秀坊与藏剑山庄比邻而居,想瞒自然也是瞒不住的。




李承恩轻轻笑了一声:“只怕会恼我恼的厉害,不肯让我进天泽楼的门了。”


叶芷青又为李承恩斟了一杯茶:“李将军骁勇善战,还怕进不了一扇门?”




不是不能进,只是不敢进哟。




身后有一阵轻轻的脚步声靠近,李承恩闻声抬头,藏剑山庄大庄主那张风华绝代的脸映入眼帘。


李承恩没出息的屏住了呼吸。




叶芷青见着来人,又笑了一声:“看来这杯茶李将军也不必喝了。”




*




叶英与李承恩乘船到达藏剑山庄的时候,夜幕已经悄悄降临了。


李承恩见着金衫白发之人的时候,心就开始痒了。可惜一路上怎么逗叶英开口说话,叶英也就是不开口,李承恩自讨了个没趣,就一路上目光灼灼的盯着人看。叶英一路沉默的把李承恩带到了天泽楼下,突然转过身来。


“庄主?”




叶英双眸闭着,鬓角白发落在那张精致无暇的脸上,淡淡道:“叶某还是差人给将军另外寻间房,藏剑山庄这么大,将军偏偏进了天泽楼,要是让人说闲话,可是有损将军的威名了。“


看吧,这不还是恼了。




李承恩叹息一声,靠近了他:“叶英……”


叶英双眸轻轻睁开了些许,“唰”的一声拔出随身带的长剑,明晃晃的剑身直直指向李将军。


是轻剑。




李承恩笑了笑,拔出长枪,两人在天泽楼的门口对打了起来。


长枪舞尽,缠住轻剑一挑,叶英抽回长剑,寻着李承恩的破绽刺了过去,李承恩回手枪挑,那一枪一剑再次缠在一块。叶英没拿重剑,使不出风来吴山,一套四季剑法跟李承恩打了起来。


叶英一剑刺了过来,李承恩竟站在原地毫不闪避,叶英一惊,连忙收势,失了一半力道的剑身被李承恩轻轻松松的捏拿住,回手一抽,叶大庄主连人带剑一起撞进了他怀里,那剑被李承恩随手一掷扔在一边,李承恩抱了满怀,双手一用力,把叶英抱了起来,往着天泽楼里面走去。




叶英轻的很,李承恩颠了两下,轻轻叹了口气。


他和他,一个是常年在外的大将军,一个是藏剑山庄的大庄主,总是聚少离多的,掐指算算名剑大会快到了,他估计最近也很忙,比起半年前还轻了不少。


叶英被李承恩抱起来,一些轻微的挣扎也被压制住了,索性放弃了挣扎,被那人抱进了天泽楼,直接走到了床帏旁,将人轻轻放了上去。




叶英眼睛轻轻颤了颤,睫羽轻轻扇动,被人一放下就想要起来。


“将军一路上舟车劳顿,叶某先叫人去备下晚饭……”


李承恩轻轻笑了:“你还知道我一路上辛苦,到了门口还给我来那么一出。”


叶英偏过头去不说话。


李承恩压住他挣扎的双手:“不如,先吃了面前的这顿,再说别的。”




承君雨露(上).avi


承君雨露(下).avi




END

评论

热度(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