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丐明】沙携玉08

万象森罗:

监禁play√




防和谐肉段请戳链接_(:з」∠)_




前情传送门→


 




 


第一章:【丐明】沙携玉01


第二章:【丐明】沙携玉02


第三章:【丐明】沙携玉03


第四章:【丐明】沙携玉04


第五章:【丐明】沙携玉05


第六章:【丐明】沙携玉06


第七章:【丐明】沙携玉07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阿尔斯兰了。


上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是疏勒还在的年月,还是后来跟着尹醉天流亡的日子?


陆离甩了甩头,自混沌中回想,却发现自己最后一次听到别人这么叫他,是在风雨镇与尹醉天的分别之前。


“阿尔斯兰,如若你还想着顺便找许麒报仇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的好。”


那时尹醉天的神情凝重,沉着嗓子向自己告诫着。


然而他却是骗了他。


“魔教余孽阿尔斯兰,于洛阳以妖术惑众,两次三番刺杀大将许麒,妄图复辟,为害中原,你可认罪?!”


此刻在昏暗且弥漫着血腥和铁锈味的大唐监狱里,这名字却自一个素不相识的狱卒口中而出,带着浓重的杀意与戾气。陆离始终垂着头沉默不语,咬牙扛下一轮又一轮鞭挞拷打,仿佛一具会呼吸的尸体般毫无回应,直至听到了那个名字,才忽然回了神,抬眼盯着面前的狱卒,眼神冰冷,啐了一口血沫,哑着嗓子道:


“闭嘴,你没资格叫这个名字。”


陆离话还未说完,那狱卒便厉声咆哮着打断了他的话,随之劈头盖脸而来的便是满满一桶盐水。陆离全身上下的伤口无一幸免,顿时有如被被万千针尖同时扎挑,火辣辣的刺痛遍布四肢百骸,而盐水又冰冷刺骨,一时间冷热交加,如坠地狱,痛不欲生。陆离绷紧了身体,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竭尽全力不发出一声痛呼,就这般死守直至身体不再因疼痛而颤抖,才勉强冷笑一声,倒抽着凉气道:


“若是我下的手,只怕许麒的尸首早都凉透了,还轮得到你们费心设计,把我困在这里?”


狱卒也已经在此同陆离整整周旋了好几日,疲累交加,见这胡人死活不松口,心里早就烦躁非常,此刻再遭陆离这般嘲弄讽刺,更是激得他狂怒不止,当即拍案叱道:


“逆贼!竟然还敢对大将军口出狂言,你是还嫌刑上得少——”


“够了。”


狱卒正要给陆离加刑,便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喝止与几人的脚步声,他转身去看,只见一人威风凛凛,身穿银甲红袍,肩披白鼯大氅,带着若干侍从护卫和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自外廊稳步走来,狱卒站在原地看清来人面目,心中也是一惊,心想这贼人本事也不小,竟引得许大将军带伤亲自带着人下来探查了。


“这里交给我,你去休息吧。”


许麒缓缓一边说着一边步入刑房,扫了眼遍体鳞伤的陆离,眼底闪过一丝犹疑,但稍纵即逝,随即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他沉吟一声,向狱卒做了个撤的手势。


一旁几个狱卒见状,忙应声退下,只留许麒与他带来的人在地牢同陆离对峙。


陆离仍被束缚在刑架上,但好歹没了方才那般猛烈的的鞭挞,情况自是要好很多,他稳了稳气息,眯起眼,打量着许麒:


“许将军今天也是好雅兴,竟然想到来看看我这将死之人?”


许麒闻言摇了摇头,也不回答他,兀自走到堆满了刑具的案边,找出趁手的随意摆弄了几样,见上面血迹斑斑,有的还尚有余温,若有所思地在手里把玩着,对身旁披着斗篷的人道:


“你不是信誓旦旦说你有办法么?今日就给你一次机会。咱们兄弟一场,我话就说在前头,若是他三天内招不了供,或者你耍香什么小心思,到时就一并处置发落了去。”


披着黑衣斗篷的人身材结实高大,只能隐约判断是个男人,他闻声没有言语,在原地犹豫片刻,仿佛下定了决心般走到陆离面前蒙上了他的双眼,掐着他的下颌强迫他张开嘴,趁机喂下一颗药丸,然后便转身向许麒示意可以了。


许麒见状,轻咳一声,向身后几个低阶将领摆了摆手,道:


“你们留在这里给我看着,别让这逆贼跑了。”


几个侍卫闻声伫立到了门边,许麒复又环视一周,见防备周密,无甚大碍,便径自出了牢房。


陆离则被黑衣人带回了里间刑房绑着,屋内昏暗,隐有微风流窜,烛火随风明灭,影若魍魉。




戳我吃肉

评论(4)

热度(38)

  1. 寂水廿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廿七 转载了此文字
  3. 央。廿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