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新荒]来自远方

AM_lin:

※文笔渣


※ooc注意!


※bug注意!


※虐向(误)








朱红的夕阳照耀着西西里岛的海岸,海水吞没了海滩上整齐的一排脚印,轻轻的拍打在男人的脚踝上。




荒北整了整被海风吹散的刘海,继续沿着海岸线往前走。




这是他来到意大利的第三年,和新开分开的第三年。




荒北转过头,看着映着朱红色夕阳的大海,就像是那头柔顺头发的颜色,有点被反射出来的光线刺痛双眼,晶莹的一滴泪顺着脸颊往下滑,滴落在海水中,与大海融为一体。




眨眨眼,走出沙滩,扶起架在路边的黑红Cervélo,跨上车,沿着环岛公路一路骑行,在BIANCHI的原产国骑加拿大的车肯定会引起高回头率。




荒北的意大利队友们总是不明白家里有很多辆BIANCHI新款的荒北总是会一个人骑着Cervélo旧款去海边看日落。




一路骑回自己在海边的小别墅,拿着刚刚买的百事把自己摔在宽大松软的沙发上,荒北拿起放在桌子上没有带出去的手机,他不喜欢有人打扰他,喜欢独居的野兽。




划开锁屏,果然有一大堆从德国发过来的信息,点开看着,都是金城和福富的训练进程以及日常问候,荒北草草的看了几封就关掉了手机,电话费多也不能这样浪费。




太阳最后几丝光芒顺着落地窗照在宽大的客厅里,荒北闭上眼,把自己缩成一团,埋在沙发角落,想象着新开就在自己面前,可是期待的睁开双眼时,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自嘲的笑笑。




答应过要忘掉他的啊……




闭上双眼,每天巨大的训练量让身体极度疲乏,即使有按摩师帮助放松,可是身体依旧因为乳酸堆积而酸痛不已,抱紧手中的抱枕,意识逐渐模糊。






———————————————






新开站在一栋小楼旁,身边停着一辆黑色的Cervélo,他只是碰巧经过。




黑色骑行服的口袋中露出了写满意大利语的通知,他在与德国队签约四年后退出了德国队,前不久被意大利车队邀请,于是他收拾好东西来到了意大利。




今天刚刚下飞机,到训练基地报道后从基地返回,沿着海岸线旁的环海公路骑行,双眼不经意的看到了路边的小楼里熟悉的车,他停了下来,仔细看向小楼门前的花园,一辆黑红的Cervélo,是自己高中时骑的那款。




在意大利骑加拿大的车并不多见,但并不代表没有。




新开重新跨上车,离开了这栋小楼。






————————————————






荒北难得睡了个懒觉,车队看他平时努力过度后一脸忧郁,决定给他放假一个月。




洗漱完发现手机里有一封意大利语的邮件,是队友发过来的,看了几眼,是那些熊队友说想带新队友过来给荒北认识认识,顺便一起吃个饭。




想混饭吃就直接说啊……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手指还是噼里啪啦的打了一堆意大利语答应了队友。




穿上平常的便服,带上了墨镜,没有骑BIANCHI,而是换了不是比赛用的Cervélo,意大利车队有名的全能选手不希望在海鲜市场乱逛时被人追着跑。








————————————————






新开刚刚从训练台上下来就被在自己旁边训练的爬坡选手拉住了衣服,回过头站在了他面前,金色头发的帅气男人张口说了一大堆意大利语,新开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完全意义不明。




帅小伙看着新开一脸纠结,张口换成了新开还算熟悉的德文,两个人纠结了20分钟后新开终于明白了这个家伙到底说什么。




他叫路西德,是德国人,他想带新开一起去一个休假的队友家里吃个饭。




新开本来是不打算去的,可是从路西德口中听到略微耳熟的音节后,反射性的答应了。




这个家伙高兴得从车上摔了下来,拉着新开兴冲冲的跑进了更衣室,不忘答应身后的队友们给他们打包。






————————————————






荒北处理着手上的龙虾,浇上葡萄酒和腌料扔进蒸锅里,顺手给一旁吐沙子的牡蛎换了一盆水。




走出厨房,抓起拖把把家里的地板三层楼全部拖一遍,用抹布擦拭着餐桌和茶几,把三人份的餐具摆好在餐桌上,从酒柜里挑出了一瓶红酒,想了想又放回去,运动员平常是不能喝酒的,虽然自己在休假,但是待会那两个明天应该有训练,从冰箱里找出几只西柚,他决定打果汁。




处理好水果,做成了蜂蜜西柚汁,冻进冰箱。




荒北花了几个小时做了一大桌菜,包括奶油培根意大利面,芝士火锅,海鲜拼盘,安格斯嫩牛扒还有几份不同口味的披萨以及饭后甜点巧克力慕斯。




你问为何做这么多,因为路西德肯定会打包给队里的人。






————————————————






换好衣服的新开和路西德沿着环岛公路骑行,速度并不快,他并不想在到人家家里时一身汗。




"到了。"




路西德说着下了车,把车推进了一个院子,新开跟着他走进了院子,发现这就是昨天自己回家时看到的那栋小楼,看了看花园,那辆Cervélo已经不在了。




跟着路西德把车挂在小楼后面的车库里,新开看见了车库里还有几辆BIANCHI,那辆Cervélo就在旁边。




路西德走出车库,在一旁的后门停下,新开看着他从花盆里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后门,然后大刺刺的走了进去。




他对着房子里叫了几声新开听不懂的意大利文,几秒后从楼上传来了几句回应,那熟悉的声音让新开全身都紧绷了,一个人影浮现在脑海中。




停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新开突然有点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不会是他,不会是他,可是依旧压制不住心中的期待。




当声音的主人出现在眼前时,期待成了现实。






————————————————






荒北在做完所有事情后看了看时间,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决定上楼收拾一下一直没有去收拾的书房。




在书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本高中时的相册,都是在自行车部时的事情,翻着翻着,看到了东堂自恋的脸,福富永远的铁面具,真波被大家画的乱七八糟的睡脸,泉田阿布阿布的肌肉,以及……新开搂着自己对相机开枪的样子。




手指不自觉的抚上照片中新开的脸,定定的看着……




回过神时似乎听见了路西德的声音,他们已经到了,荒北应了两声便草草的把相册塞回书柜,想了想又拿出来放在了书桌上,看了封面两眼就走出了书房。




有想过新队友的样子,也有想过怎么打招呼,可是在一看到新开的脸时全部都忘记了,呼吸哽住了,愣在了原地。




直到被人狠狠地揉进怀里,鼻腔全部都是新开身上清新的柠檬香,听到了新开在自己耳边轻轻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了新开的背,一瞬间感到一种很久没有过的安心感从心头涌上。




"靖友,我好想你……"




"嗯,我知道。"




伸出手摸了摸新开毛茸茸的脑袋,被抱得更紧,紧到呼吸困难。




"靖友,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嗯,好。"




突然被新开堵住了嘴唇,久违三年的吻,闭上眼,抱紧了新开。










有你在的感觉,真好,靖友/隼人。










————————————————






路西德看着这两个抱在一起的样子,觉得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人家那么深情也不好意思去打断,于是机智的他默默的丢下那两个去偷吃荒北做好的披萨。










--END--




说好的虐都成了甜啊qwq路西德电灯泡点蜡




文笔那么渣大家还能看完真是太好了qwq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20)

  1. 央。Mr.尤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