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宝石(END)

自然河流:

朦朦胧胧的对岩泉的家有着印象,两层格局的楼房门口写着“岩泉”两个字。再普通不过的日式住宅的样貌却能记忆的起来。那大概是很小时候的记忆了,房子的门面还很新,夏日明媚过头的日光照射在门栏上,金属质的门栏折射着耀眼的光泽。门进去是庭院,盛夏的树木枝叶及其繁茂,在地上留下大片的阴影,那个男孩站在阴影中,细瘦的胳膊和腿是麦色的,记忆中的男孩从庭院里看了出来,听不见他说什么,周围的蝉鸣太大声了,只能看见那个孩子的口型,一张一合的——


“还好吗?”


“没事吧?”


“哪里难受吗?”


——“彻?”


“及川,进来吧。”现实中的岩泉走在自己的前头打开了屋子的门,整栋屋子静悄悄的,看起来岩泉的父母都不在家。


上楼的阶梯也可以唤起记忆,曾经的自己,是抱着怎样的欣喜的心情,赤着脚“啪嗒啪嗒”往楼上跑的呢。面前这扇门也有印象,年幼的自己曾站在这扇门边哭泣,也曾在这里执着地敲打着门口中喊着“——出来啦,我们去玩嘛。出来啦出来啦。”


虽然只凭记忆依然无法记起那个男孩的名字,但是及川的心已经早就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进门之后是一间特别简单的屋子,和岩泉的个人气质十分符合,简洁明了的高中男生的房间。一扇大窗子,窗前是书桌,上面堆着课本,在角落里堆叠着少年漫画书和排球杂志。及川坏心地去翻岩泉的床下,本想找一本色情杂志来嘲笑岩泉一番,在床下却什么都没有。


“哎,岩酱家真是什么都没有啊。真是的,你真的是爱着我的吗?”一边这么说,及川一边抱住了岩泉,颇为不满地抱怨道:“我家里都贴满了我们的照片呢,结果岩酱家什么都没有嘛。好失望哦~”


面对及川的质问,岩泉却沉默了。被及川抱在怀里的岩泉只是伸手抚摸着及川的头发,像享受一样,及川忍不住把自己的脸埋下去,接受情人那称不上温柔的爱抚。


窗外夜晚的天色并不好,乌云在天空中飞速地流走像是要下雨的征兆,偶有月光透过窗子撒进房间,这短暂的月色也因为乌云的遮盖很快地消失。结果那个人却说“今晚月色真美啊。”


及川听见岩泉说这句话,他仅仅通过岩泉的声音就能够感觉到岩泉身子一定是僵直的。那干巴巴的发音,毫无起伏的语句,每一个细节都仿佛在昭示着岩泉的笨拙和不懂表达感情。太过笨拙了,笨拙到让人心脏发疼,都觉得对方可爱了。


像要迎合着岩泉这句“月色很美”的话,及川走到了窗户边上,抬头看天幕,除了乌云还是乌云,月亮只是偶尔露个脸,又很快被乌云淹没。但是及川却说:“是呢~真是漂亮的月亮啊。"


谁没听过夏木溯石的故事呢,对于日本人而言,说我爱你只需要说到“今晚月色很美”就够了,那种缱绻而暧昧的气氛两个人心有灵犀的话就可以体会。这是西方世界的人无法体会的专属于东方人的含蓄。即使一个字都和喜欢、爱无关,仅仅只是气氛、氛围就够让人心神摇曳了。


“以前的我的话会怎么说?会说能和岩酱一起看的月亮都很美这样肉麻的话吗?”


岩泉半躺在床上有点懒洋洋地拉伸了身体回答:“你以前哪里会说这样的话啊,不都说些反正小岩不受女生欢迎,再怎么努力都不受女生欢迎之类的。相当可恶。”


失去了记忆的自己听到过去自己说的话,不知为何却可以立刻洞察自己的心。即使理智早就被这不靠谱的肉体控制失去评判的依据,心却比什么都正直:“是因为嫉妒吧。”


毫无疑问,肯定是因为嫉妒。因为岩泉实在是帅气地不得了啊,和他只要相处一段时间就会知道了吧。看似容易被外表欺骗的女生其实内心精明无比,如果要长期相处的话,选择岩泉的家伙肯定比自己要多。不怎么会挑好听话说的岩泉却会做很多事,沉默做事的样子,认真努力的样子,简直帅气的难以置信。曾经的自己估计会害怕岩泉和其他女孩子说话这件事吧。如果不好好守护着,一定就被人夺去了。


"你自己那么受女生欢迎,还嫉妒什么呐。根本没女生喜欢我吧?运动笨蛋什么的。"


并不是嫉妒你,而是嫉妒那些有眼光的女生啊。


"肯定是因为嫉妒。"


"哈,你都忘了吧,怎么还会知道。"


"因为我是我,所以我知道。"


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胸腔里的炙热和悸动,都是难以化为语言的东西。真正想要表达的话语,无法说出,不知应该如何选择字句,没有任何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是100%贴切的。


“为什么会忘记真正想记住的内容呢,我想记起来啊。”这句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及川只能选择苦笑。没有别的表情可以选了,如果再选下去的话,可能就会哭出来。


突然间被岩泉紧紧地从背后拥抱了。高中男生那种开始强健起来的肉体,感受他的臂膀,他炙热的胸膛,说来有些色情意味,被那紧实的胸膛贴着,及川忍不住在脑海里去描画他的胸肌。胸肌下面呢,有腹肌吗?想像那种肌理,不明显的方形,皮肤包裹着肌肉,年轻的、温暖的肉体散发着温柔的色气。及川回身抱住了岩泉、带着滚烫的欲望粗暴地吻了对方。


接下来的做爱是理所当然的,及川并不吃惊他们肉体的契合。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对。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平顺自然如同呼吸,不需要刻意去做自身就会运行。在岩泉睡着之后及川忍不住拥抱他,吻他,不能停止地吻、甚至是亲吻舔舐他的手指,在舌尖感受到细微的咸味。


 累了之后就睡了,做了个梦,梦里还是有那个匪夷所思的100分,接而又梦见了蜂类,夏日的树木,花朵刺鼻的香气,梦见了凶悍地冲自己而来的马蜂,梦里的站在旁边的少年利索地脱下的衣服,盖在自己的头上。鼻尖充满了对方衣服上的那种汗味,那个男孩抓着年幼的自己的手,冲着山坡下跑去。手腕被对方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心,皮肤上的热度传递了过来,甚至还有对方的心跳,仿佛和自己合为一体。


路上那个孩子一直问着自己“及川,有被马蜂蜇吗?”


“疼吗?”


“没事吧?”


——“彻”。


梦中的自己无数次想发出声音,嘴却如同被缝住一般无法张开。


自己被对方一把拉进怀里抱住,少年期对方麦色的肉体呈现在眼前,朦胧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只是一句话便如同惊动了沉睡的森林,千万只洁白的飞鸟从记忆的枝桠上飞起。又如同凿开了回忆的堤坝,水流从开口处喷涌而出,汹涌的水从湍急变为平静,最后缓缓流向时光的海洋。还如同心灵之屋的无数的窗子,被温柔的风吹开了,窗户敲击着心壁发出低沉的响音。


及川觉得自己的嘴终于可以张开了。那些梦中被“——”代替的字,终于有了名字。


“你们走开啦!岩酱是我的!”


“我要嫁给岩酱!”


“我最爱岩酱了,全世界我最爱岩酱!”


“呐呐,岩酱~”


呐。


岩酱。


岩泉一。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及川就醒了,平时生活有些不规律的及川挺适应这样睡的少的状态。窗外是一个好天气,明亮的阳光照进房间,照在及川的脸上。及川眨了眨眼睛,竟然就有眼泪顺着脸颊滴落下来。自己也弄不清这到底是生理的泪水还是因为梦而产生的眼泪。


岩泉就枕在自己的左侧,睡得很熟,发出平顺的呼吸声。及川用自己的手抚摸对方的头发,又用嘴唇亲吻了对方的脸颊。仅仅只是看着对方这样躺在自己的旁边,看着日光照在对方的脸上,及川就觉得心悸地难以自制。


从小及川就爱哭,发达而丰沛的泪腺,总是不和适宜,不顾及自己男性尊严,自发地流出泪来。如果现在可以的话,及川好想就这样抱着岩泉静静地哭泣。突然的失去记忆又突然的回忆起来,欣喜过后竟然还会觉得这么委屈。


多想被恋人不得要领地笨拙而轻柔地抚慰啊。


恋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及川像以前一样撒娇,买了对方喜欢吃的食物,不动声色地透露出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事实:“岩酱~起来了吗?我买了午餐哟,饿了吗饿了吗?有你喜欢的油炸豆腐哦~”


“对呢!我想起来了哦,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全、部、想起来了,果然是因为岩酱对我的爱吗~?啊,对了,还有那个,夏木漱石~”


没有想到恋人竟然哭了出来。


无论何时都给人以硬汉印象的恋人,从来都一副天塌下来我扛着般的帅气,绝对是有泪不轻弹的类型。竟然哭了起来。咬住嘴唇,压抑住声音,全身颤抖的,流着眼泪的岩泉一。


说来可笑,人要如何衡量自己今天比昨天更爱一个人?是用心有多疼来衡量吗?那仿佛时刻准备撕裂胸膛而出的感情又要怎么计算浓度?


可是及川却觉得自己更爱岩泉了。


更。就是超过,更超过,程度胜于昨日。


 


一开始那只是堆在及川家门口的石头,每天都能看见。及川对这块石头并没有评判。天天见,已经麻木了。直到有一天,石头裂开了一条非常细小的裂缝。好奇的及川凑过去看——石头朴素的外表下竟然是星空宝石般的内里。耀眼异常、熠熠生辉。年幼的及川一看就是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越是看着,越是抱着那块石头就越是喜欢。在喜欢的时候还患得患失,这么美丽的内里,被人看到了,就一定会被夺走。及川把石头抱在怀里,紧紧地抱着。无时无刻都用自己的体温去捂,坚硬冰冷的石面贴着及川的胸膛,渐渐、渐渐变热,终于,连内部的宝石都增加了热度。宝石散发了只属于及川一个人的光辉。


那光辉不同于宝石的外在,是如此的温柔。


 


及川亲吻着哭泣的岩泉,嘴唇长时间地在岩泉的眼上停留,吮吸着对方的眼泪。


“岩酱……我爱你。”


但是岩泉却说:“在你看的杂志上看过。一个叫荒木的摄影师说过一句话。‘人呀,人生呀,还是暧昧一点好。绝不能说什么‘爱你’这样的话。”


“然后?”


“然后,他又说‘真正的东西不是以语言方式出口的’。”


及川的眼睛因为这句话瞬间蓄满了泪水,但是他却开心地“哈哈”笑出了声来。


 


 


他紧紧地抱住了属于自己的宝石。


 


 


Fin


 


—————————————————————————————————


打出这个Fin,这是感慨万千。一个大王样失忆的故事,双视角,终于是写到了最后。


“真正的东西不是以语言方式出口的”这句话,是我心里对岩酱的诠释。我觉得岩酱是真的喜欢及川的,虽然及川可以口头表达很多东西,但是岩酱不是那样会说出来的人。他的爱更男人,甚至像是父亲或者是大海。很深邃。被这样的岩酱喜欢着、爱着的大王真是幸福啊。连我都嫉妒了起来(笑)


 


 

评论

热度(139)

  1. 进击のTi amo自然河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