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

90篇盾冬文整理

云鲤鲤鱼:

抱歉前段时间那么丧~~给太太们添麻烦了!!!(特别啾一口我4,女票都没贴心到给买药,一秒心动((( 别紧张就一秒


今天鼓起勇气跟领导请了半天假,结果打完针后一秒钟没躺,忍不住都用来打yys了,且一个下午过去无事发生,想过的本依然没过233333


突然就看开了!!辣鸡也有辣鸡的快乐!!就在这时有旁友竟然说要送我十片陆生,刚好就够50能召唤一只出来了!!


紧接着接到通知明天的家长会取消了!


鼻子也没那么塞了!咳的时候不反胃了!


各种各样 总之心情很棒www


花时间整理了一下啲旧嘢,越弄越想笑,都什么几把玩意儿233,但都写得好开心!!足够了!还是这么便宜的消遣!!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不要清醒,但求一乐








<<<已完结>>>



01. 咖喱辣椒 NC-17,警察AU,一年前Bucky意外和好友上床了,而现在他发现好友似乎谈起了恋爱


02. 研究系列 NC-17,双性!Bucky,Steve发现了连Bucky自己都不清楚的秘密,两个男孩决定一同研究


03. 吻系列 用手指碰嘴唇算不算接吻呢


04. 偷窥 NC-17,略黑的盾,Steve和Bucky发现从未来穿越回来的自己关系不一般


05. 冬兵发现只有队长在场的时候自己才有反应 NC-17,kuso


06. 饲养人类系列 NC-17,猫!Bucky


07. 盾汪与冬喵 NC-17,狗!Steve,猫!Bucky


08. 乡村爱情故事第一季 NC-17,乡村AU,罗支书与巴老师的故事


09. 恶趣味 NC-17,好好的约个(以为自己会在上面的)炮结果被开苞的故事


10. 谢谢,我想我不需要人接盘 kuso,一位想请产假的未婚beta


11. 约会之夜 NC-17,约会之夜指史蒂夫与人约会的夜晚巴基独自在家,有白慰、高跟鞋、口红


12. 水之灵 NC-17,人类X水鬼


13. 车夫与旗袍 NC-17,车夫X少爷,民国AU


14. 秘密 Steve发现住在对面的男人喜欢开着窗白慰


15. 猜猜我有多讨厌你 童话


16. 意外惊喜 说漏嘴的Bucky


17. “皇帝的新衣” Loki带来的礼物


18. 布娃娃 童话,一个喜欢上Steve的冬兵娃娃


19. 初体验 NC-17,Loki建议Bucky尝试不靠抑制剂度过热潮期


20. 这么可爱的猫咪站在你面前你都没有想法是人吗你


21. 恋爱开始得总是很突然 小摊贩Bucky


22. 如果你的好友让你给他一个亲吻 Bucky和Sam又打赌了


23. 道士和小鬼 吸食阳气后可以改变体型呢


24. 不要小瞧士兵们 士兵们什么都不知道


25. 美丽的春天先生 童话


26. 不美妙的误会 快递员Steve误以为暗恋的人买了一根不可描述的东西


27. 史上最强SSSR式神


28. 楼下的猫观察日记 这天Bucky在楼下见到了一只野猫


29. 打赌 酷爱打赌的Bucky把所有东西都输清光了


30. 不亲一个就捣蛋 Loki来捣乱了


31. 好一个自动回复


32. 能实现愿望的神奇的花


33. 穿越到未来发现自己正在最好的朋友床上 NC-17


34. 建议到郊区教堂忏悔,那里的神父能给人很大启发


35. 一个经验丰富的婚姻咨询专家 专家都不靠谱


36. 拒绝借住,拒绝 起夜使人眼瞎


37. 出门遇到爱 养四条狗的Bucky和养一只猫的Steve


38. 队长藏的神秘omega是谁 今天也在不打自招的Steve


39. 关于“马子”以及衣服


40. Bucky的烦躁等级 师生AU


41. 暧昧 两个男孩的睡前聊天


42. 不会笑的人鱼王子 人鱼!Bucky


43. Wow or no wow?


44. 夏天和游泳池


45. Steve总是如此害羞 一对打算给对方献出第一次的笨蛋情侣


46. 幸运日 倒霉虫的故事


47. 情书 Bucky教你写情书


48. 玻璃眼珠


49. Strawberry 倒个垃圾都见到心上人


50. 温水煮青蛙 切开黑与切开软


51. 来买安全套的男人 多重人格!Bucky


52. 穷学生情侣怎么过节


53.


MARVEL学院匿名留言墙


MARVEL学院匿名求助墙


54.


冬兵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了


队长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了


55. 暗恋 白领AU


56. 邮局里的童话


57. 得罪心上人了怎么办 轻松,一个擅长黑暗料理的大学生冬,十岁左右年龄差


58. Bad Boy NC-17,ABO,校园AU,Bucky被幽灵控制了身体,跑到了最讨厌的家伙的床上


59. 哺乳期 NC-17,ABO,生子


60. 根本没法好好谈恋爱 迟钝的Bucky


61. 还是没法好好谈恋爱 迟钝的Steve


62. 两性问题互助论坛系列一 一个冬发帖盾默默关注的故事


“做爱的时候怎样让男友更多地亲吻自己?”


“做爱中不想让男友看到自己的样子怎么办?”


“想让男友粗暴一点要怎么做”


“被男友发现自己发的帖子了怎么办”


63. 你蓝眼睛里的一点绿八卦小报




<<<未完结>>>


64. 无声歌+番外 为人父母 NC-17,平凡人A!Steve/打过血清的O!Bucky,已婚多年的一对爱侣,生子。另有黑盾/阿詹,私设罗杰斯和海德同名,长得并不一样;巴奇和阿詹有点像。还有他们的儿子火/TJ


65. 偷食禁果 NC-17,双性!Bucky


66. 魔发奇缘 NC-17,长发公主AU,ABO,在高塔里待了十八年的Bucky遇到了误打误撞爬上塔来的逃犯Steve


67. 欲望人偶 NC-17,ABO,在omega灭绝的年代里,Steve必须要买一个人偶来解决生理需求,但他在待售的人偶里竟然看见了失踪多年的好友,而对方显然已经不记得他了


68. 暴力街区 NC-17 黑盾&白盾,Bucky受冤入狱时发现搭档Steve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69. 校园鬼怪系列 Bucky发现自己是招鬼体质


70. 我觉得住我楼上的男人有点不妥 和Steve一夜情后怀了BB的Bucky住到了“我”家楼上,并让“我”冒充他的男朋友以向Steve隐瞒BB爸爸的身份


71. 玩笑不能随便开


72. 两性问题互助论坛系列二 一个冬试图要孩子但并不知道怎么要的故事


“为什么我和丈夫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孩子”


“我的丈夫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73. 无罪之罪 ABO,警察AU,Bucky的抑制剂总是在新同事面前失效,他为此非常焦躁。Steve怀疑新同事的恋人是自己高中时期的恋人,因为他总在新同事身上闻到熟悉的信息素


74. 嫉恨之心 黑盾&白盾,Bucky的男友Steve不肯与他上床,而他在一次白慰时被Steve的双胞胎弟弟发现,对方告诉他Steve打算跟他分手


75. 标记后难题 ABO


76. 戴唇钉有点太辣了 Steve在回答Natasha的问题时点评了一句贝斯手Bucky的唇钉


77. 去他妈的负责 Bucky喜欢女装,而他的室友Steve在一次不小心撞破后误以为他是女扮男装


78. 小助手 小助手Bucky很气愤美国队长不碰他


79. 命中注定爱上你 詹姆斯·龙日一·巴恩斯遇到了克星


80. 冬雪公主 开黄腔的那个王子一定是假王子


81. 乡村爱情故事第二季第一话


82. 约个炮怎么这么难 Bucky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难


83. 精怪野史 黑盾


84. 参商 最讨厌的同事突然成了搭档以及邻居


85. 鬼新娘 恶鬼缠身却只有半桶水的驱鬼师相助


86. 还给我 黑盾


87. 要教你接吻吗,队长?


88. 白月季 Bucky捡了一盆奇怪的月季


89. 当你给自己保守的男友发了一张裸照


90. 一个alpha跟踪另一个alpha的原因


91. 一位β先生


92. On and On and On


93. 破镜重圆的正确打开方式




脑洞 有的已写完/正在写,若感兴趣可在主博客主页寻找,有标注的



【锤基】雷神3结局pwp一发完

你啊:

这辆车开的我好累
涉及轻微剧透
失禁play有电流play有


大家凑合看吧!
点这里↓


“I'm here.”


求小红心和评论
呜呜呜诸神皇婚太甜了!
另外大家有沈阳想包场的吗?
联系我!

【锤基pwp】Young God

林远道:

*欧美下水初试,单纯做作的pwp。


——————————————————————




索尔几乎不做梦。




他一度将这归功于神族的生性,并是“梦必有其所预兆”这一派学说坚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刚长出胡子的那年,甚至频频在仙宫广场上为此与人辩论至大打出手。




这样的情况持续直到他弟弟的加入,年轻的邪神用金叉切割着涂满蜂蜜的牛角包,对他滔滔不绝的叫嚷浑然不闻。当他的早餐和他的辩词陈述一起结束时,洛基擦着嘴角对他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如此单纯地沉迷于搏斗的乐趣,如果你能看进去哪怕一页书,相信你今晚也会做个好梦的,索尔。他花了很久才弄懂这句话的意思,并为此掀翻了洛基的书桌,然后整整两天没有跟他说话(虽然洛基也没有发现就是了)。幸运的是,从此之后,治疗室中再也不需要另外开辟一个“因辩论被雷神打伤”的诊室了。




在一个神漫长的生命里,他做过三个梦。




那是奥丁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他们讲睡前故事,关于那场让九界为之撼动的大战,亲历者的身份使得他将整个故事讲得精彩绝伦,甚至于霜巨人皮肤绽裂的声响都得到了很好的加工。当晚,少年索尔在梦里俘获了一头冰原上丑陋无比的犀牛,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臂弯里紧紧勒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猎物,而是被他勒得小脸煞白、呼吸不畅,看起来随时都要晕过去的洛基。第二天清晨,神后狠狠批评了众神之父,而他坐在洛基的床边,看明烈的天光被芬撒里尔切割成莫测的形状并在他身上流转,看他渡鸦羽毛般浓顺的眼睫,打下一小片苍白而清晰的阴影。




千百年之后,再次萦绕入梦的,是已然长成的邪神。他一会儿坐在槲寄生的阴影里静读,穿着神后亲手裁制的衣袍,那种独属于深夏灌木的颜色纹丝合缝地包裹,使得他像一株盛放而挺拔的兰;一会儿又成了身披战袍软甲,头戴金盔,手持匕首朝他逼近的战犯,即便他如此地武装自己,独独是那双脉脉的绿眼睛,里头盛着无尽的难以严明的引咎辞,仿佛随时能够淌下两行罪迹斑斑的忏悔……以那个成年夜为界,一会儿是斯文的手足,一会儿是背德的情人。不过这些都是他习惯的洛基,何况人(神)在梦中能将任何的逻辑和演换视为合理。真正让雷神从梦中惊醒并失控砸毁一整个屋内的金杯的,是他握着永恒之枪的一端,透过这饮血无数的沉重金属,感知到另一端冰凉黏腻、微微发抖的手心。触觉消失的很快,因为邪神松开了他的手,他就像一片稀世珍禽最后的羽毛,坠进了足以将任何事物搅碎的时空漩涡。




现在他正从硝烟与血火堆砌成的第三个梦境里醒来,身下的汗渍洇湿了一片床单。房间内没有开灯,他从高悬的月牙了解到已过了中庭的晚饭时间。屋里很静,唯一的动静从附属浴室里传来,水声慢而细碎,他不知道洛基在里面干什么——噢,傻子,他当然在洗澡——是的…但是他也可能早就借着这水声的掩饰逃之夭夭了。




思考是一件烦人、没有结果和终点的事。于是实践派的雷神决心放弃思考,直接打开门看看。就在他做决定的那个瞬间,他已经转下了把手。




门开了,水声没有停,没有人说话,这让他警觉起来,并想要召唤那把躺在鞋柜里的雨伞。




可见的范围内并没有洛基的身影,他一定是逃跑了,这个狡猾的骗子,谎言之神。无数次被欺骗的经历点燃了他。砸了这个浴室也要找到他的藏身之处,索尔一边这么咬牙切齿想着,一边撩开了拦在浴缸与他之前的那道帘子,设计精美的隔水布在他手里翻卷的像一段劣质的卫生纸。




那是一条白色的浴巾,绕得很低,露出两枚被截断的腰窝。




他的弟弟,邪神洛基,阿斯加德与中庭的头号战犯,正背对着他,弯下腰隔着一个正在放水的浴缸,伸手关闭花洒。洛基很瘦,但绝不孱弱,他的浴巾在后背偏左处开了一个岔,露出双腿结实纤细的线条。他开始肖想着七岁时溜出芬撒里尔混入集市购买的羊奶糖,小贩从山里砍下上好的白桦木,把它们削成楔子状,在模具里放一小会儿,就会带走一个圆硕乳白的糖球;他忍不住地想那些夏日金黄色的午后,当他们还都是无忧无虑的王子的时候,遣散侍女的千百个理由、白昼里无论如何都无法被风拂起的窗纱,像奶油里调了槐蜜,从耸动的背脊、高扬的天鹅的颈子和丝缎间呈现出蛰伏与饱满的、就在他眼前又早已不在他眼前的这个背影上拂过,像拂开一盘散沙,沙暴之后的密林与湖泊,那种褪去了汹涌的纯然的绿,令世间万物诸神都倾倒在中。




索尔这才意识到浴室中的热度,他醉了酒,踉跄地退后一步,却将整个浴帘都踩了下来。金属环与布料接连崩开的声音足够大,以至于他的弟弟终于被打扰到,回过身来看他,他披着半长的黑发,鼻尖挂着一滴摇摇欲坠的水珠,开始用那种轻快的语气说话:“别紧张,我只是洗个澡,哥哥。”




说完他紧了紧腰间半垮的浴巾。




'If you wanna go to heaven then you should fuck me tonight.'




索尔,雷霆之神,守护九界的第一武神,阿斯加德的继承人,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下进行着他很难进行的思考,十分钟后,他在中庭一个最平凡的角落里下了人生中鲜有的精彩绝伦的定论——




他们,他和洛基之间,应该没有之前那么糟糕了,但依旧很糟糕。




此刻是格林尼治时间的零点十六分,黎明还有整整五个小时才会到达他们的床沿。




而距离命运长河的下一个湍急漩涡,还有一个绵长的吻,无数个拥抱,和一段赤裸相对的好眠如此漫长的距离。




[END]

【锤基】Kneel Before Me(一发完结/PWP/剧情车)

北度Limos:

接雷神3,全文七千字,飙车五千字,请各位乘客自觉系好安全带。


前情提要:


在雷神3里智商明显成长许多的Thor已经学会了如何妥善应对Loki的小把戏。


当Loki再一次拿出宇宙魔方作为挑衅,已经成为阿斯加德之王的Thor,选择先发制人,让恶作剧之神再次遭受电击,并且颤抖地倒在地上。然后,一切都不可控了。


↓        ↓       ↓


正文请戳这里







【锤基】困兽(PWP 一发完)

齐焕:

萨卡星。




刚与浩克大战一场,托尔半裸躺在地上休息,浩克在旁边朝着他的脸喷气。




在托尔第一百零八次劝浩克逃跑的时候,洛基毫无征兆出现在门口。小恶魔显然心情不错,笑得满面春风。




“大个子,你先出去。”


“浩克不,浩克不听命令!”


“瓦尔来看你了,你可以跟她打一架。”


浩克向他不屑的“哼”了一声,挤出了门,给二人留下一个私人空间。




“被人关起来的感觉怎么样,我亲爱的哥哥?”


面对衣着得体面带微笑的洛基,托尔不顾形象,双腿叉开坐在地上。


“还好,多谢弟弟的关心。”




洛基看他这幅样子,走过来捡起地上的毛巾,狠狠敷上托尔的伤口。


托尔嘶了一声,皱了皱眉,但嘴上是必须轻描淡写的:“小伤,赢得很轻松。”


好笑的看着托尔嘴硬,把手里的毛巾扔回水盆,洛基欺身迫近满身伤痕的神。


“哥哥这幅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戳戳戳我←











[锤基/r18 ]蛇吻 下

锤基乱炖专用号:

预警:男变女


前文链接 


@百百百卷君  如你所愿 我已毫无底线可言


羞涩地戳我


Thor想都不想断然拒绝:中庭人说孩子是一个家庭的纽带。


所以你想用孩子绑住我?


至少下次你向我捅刀的时候,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捅肾。


噗……


Loki虽然疲累无比,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要记住,我永远是你最危险的敌人。如果你不拔掉我的毒牙,总有一天我会


亲口咬死你。


所以征服你,是我毕生的事业。


Thor抱以同样的微笑吻住Loki的额头:我永远不会让你失去你的毒牙。因为哪


怕这是死亡之吻,我也心甘情愿。


他说着,用力堵住Loki的双唇。


这是我听过最烂的情话。



【锤基PWP】about hug

电泳:

警告:电击play 一点羞耻play?←不太确定算不算羞耻


剧透有


8k字纯|||肉 没剧情


…………




“I’m here.”


Loki维持着接住Thor扔过来的钻石瓶盖的动作歪了歪头。


“一个拥抱,哈?”


Thor张了张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空气凝固了一瞬。


Loki轻佻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你是觉得我已经死掉了呢……还是觉得我已经逃走了呢——哥哥?”


Thor忍不住低头低笑起来,“全都是错误答案,弟弟。”他重新抬起头,往前走了几步,用健硕的双臂搂住了Loki的身体。


温暖的,有力的,Loki从小到大都非常依恋的,Thor的怀抱。


然而拥抱的时间很短暂,只有几秒钟, Thor拍了拍Loki的背就放开了他。


Loki很好地掩饰住了自己的失望,耸了耸肩,故意露出一副揶揄的表情:“事实上,感觉好像也没那么坏。”


“本来就不坏,你不是早就知道吗。”Thor对Loki露出了雷霆之神标志性的笑容,“我们以前总干这个的,就像救命——哦,不,不止这个。”


Loki一顿,视线对上Thor带着笑意的蔚蓝眼睛,那只眼睛中饱含着一如既往的诚挚,而现在又多了一分从他身上学来的狡黠。


当然不止这个。


他们以前爱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于这个——Loki有些诧异,他以为他隐藏得很好。


毕竟他的哥哥从来都是很不解风情的。


“哦,Loki,你现在可骗不了我了。你的心思我可都知道。”Thor略微低头俯视着他,一只手抚上Loki的脸颊,拇指在颊边来回摩擦——这是他想要吻别人时很爱做的动作,Loki知道,当然了,他一直都知道——他看着Loki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的样子,声音轻柔而带着一丝喑哑,“都写在你的眼睛里了。”


“嘿,嘿,我的眼睛里可没有写东西。”Loki轻笑着按住了Thor已经覆上他腰侧的手,往后退了一小步,眯着眼假装玩味地盯着眼前这个正经的男人,“你确定现在要做别的吗?”


“为什么不?”Thor又往前更靠近他一些,扬着唇角反问道。他知道他的弟弟紧张了起来,于是反握住Loki的手牵到身下,盖住了自己已经有些突出的裆||||部。






【【【打卡上车】】】】


(石墨)








“啊……”嘴唇分开,Loki仍然搂着Thor的肩膀,两手在Thor的背脊,脖子,脸上和头发上乱摸着。


“你在干什么?”Thor轻声问。


“……嗯……在看你还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Thor。”


Loki推了推Thor,勉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望着Thor仅剩的一只眼睛。良久,他抬起手手触上Thor的眼罩。


Thor下意识想别过头去。


“别动,哥哥。”Loki缓缓地揭开那块黑色的玩意儿,然后用指腹缓缓摩挲原本被眼罩盖住的皮肤。


尽管眼皮上的皮肤非常薄,然而还是因为伤痕而变得粗糙。愈合的伤口凸起的部分就像一条条狰狞的青筋,Loki仔细地抚过那些伤痕,Thor忍耐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捉住了他的手腕。


Loki与他对视了一眼,然后慢慢揽着Thor的肩膀靠近他,嘴唇在那只眼睛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It really suits you, brother. And the throne, as well.”Loki两只手抱着Thor的两鬓,两个人的额头与鼻尖相抵,Loki轻轻说着,“I’m proud of you.”


“Me too.”Thor的双手覆上Loki的手,笑了起来——他必须得承认,他以为Loki逃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但是——“I’m so happy……”


“You finally come home.”


Loki一怔,同样回以微笑。


Thor已经六年没见过的微笑。


“I’m here.”






END.






以下是两个用的微博的梗↓




电流play


头发梗



一辆车 《重逢之时》番外。

竿上阿弓:

NC17,剧情接前文


新玩法:锤在看不见基的情况下,听着基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感谢基友辅导,戳链接走起!


https://wx2.sinaimg.cn/mw690/6fb958e7gy1fl9pdde31jj20c83mx1im.jpg

True Prophecy

Moon&Rime:

《Thor:Ragnarök》


Thor/Loki




「诸神黄昏后,Loki陷入了预言之梦,身体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短篇一万字完结/PWP/涉及非常详细的性行为描写
*双性/电击/其他Tag太羞耻我打不出来详见图文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我也是为初恋墙头交过粮的人了,非常OOC,非常黄的灵车,爽完溜了溜了……



Fantasy【新荒】

荒北鸠巳:

Fantasy


 


·新荒


·神父x黑道paro


·无聊,乱七八糟


·这个新开有点黑


·其实神父也是黑社会【。


·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 


 


「我有罪。」


 


*** 


 


01.


光线从高处的百叶窗透进来,被切割成零碎的光块,落在年代久远的红木长椅上,散下模糊的光影,在空气中的浮尘都隐约的反射着光线,仿若星尘。那人软底的鞋踩在白瓷砖的地面上,发出细微的声响,挂在白袍外的十字架也在光线下带着不规则的光点。


握上门把,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动。后退几步,拉到最大之后再一边一边的将门完全敞开。


然后他站在门口,微微眯起眼。


阳光下的庭院里,那个男人正坐在喷泉下,他脚边围了好些鸽子,他微微笑着,将手里的面包屑扔给它们,当注意到教堂大门打开了时,他转过头,眼睛弯了起来。


 


他走出去,走路的动静惊起了些许的鸽子飞起,也有些鸽子只是跳了几下,跳到了离他较远的地方继续埋着头寻找着地上的食物。


“早上好啊,神父。”


“啊。”


男人将手里的面包屑分了一些给神父:“昨晚睡得怎么样啊神父?”


“糟透了。”


神父耷下眼皮,将手里的面包屑扔在脚边,引来了一些鸽子在他脚边啄食。


“真是抱歉啊,”男人笑起来,“作为补偿今天的午饭我请你如何?”


“啊。”


 


午饭的时候他们走进了街角的酒吧里。


“都说了多少次了我这是酒吧!为什么你们老是来我这吃饭啊!”


站在柜台后的老板不耐烦地说着,手指敲着桌面:“谁叫你做饭啦真波——!”


“诶——”被叫做真波的侍应生把咖哩饭摆上桌后回头对老板露出无辜的笑脸,“可是就算我不做,待会东堂桑你也会做的啊。”


“我才不会!”


 


吵吵闹闹的小酒吧里洒满阳光,窗边的酒桌上摆放着一小支花瓶,花瓶里还斜斜的插着一枝玫瑰。窗边的窗帘被真波一手拉开然后打了结垂在窗户两边。


阳光下似乎都在发着光的少年有着一副和阳光媲美的温暖俊颜,引得街上走过的少女们纷纷转头去看,当那少年再一抬头冲她们微笑时——


啊,我活够了。


 


“上帝说色诱是要遭火刑的。”


“上帝才没有那么说过呢,”真波回过头对神父笑嘻嘻的,“荒北桑就知道说这些骗人。”


“我是神父还你是神父?啊?!”


荒北皱起眉,扯了扯衣领:


“啧。”


 


虽然说是酒吧,但是白天也会开张的,只不过白天的人很少就是了。


东堂一边靠着吧台一边吧嗒吧嗒的按着手机,完全没有理会坐在窗边的两位友人兼客人。反而是作为侍应生的真波坐在他们旁边和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从外面乍一看真是养眼的画面,黑白制服笑眯眯的侍应生,白色长袍清冷的神父,黑色西装温和的英俊男人,三人怎么看都好看的不得了,怎么看都是一副午后温暖的画面,可是要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昨天的那帮人怎么了。”荒北喝了口杯里的可乐,挑起细长的眼角看向身侧的男人。


“死了呀,”男人说,“黑田和泉田已经将尸体运到他们本部了。”


“新开桑用这么温和的脸说出这么吓人的话呢。”真波笑眯眯的。


新开笑:“我说吓人的话?昨晚真波你对那些人说的话更可怕好吗?”


“新开桑真是的——”真波还是笑嘻嘻的模样,“要杀人才会感觉我活着呀。”


“别人死去的时候才会感觉自己是活着的你可怕一万倍吧,真波。”


“那荒北桑明明还是个神父呢,昨天那些人还以为荒北桑是来拯救他们的呢。”


“……一帮蠢货。”


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谈什么拯救别人啊。荒北想,目光流转间看到了新开翘起的嘴角。


 


02.


圣经上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啊…新开你……”骨节发白的拽住含着自己耳垂的人的头发,哑着嗓子发出断断续续的闷【。】哼,交缠着的呼吸缠绵又悱恻。


身上的人动作力度不减,一下,一下,又深又有力。


“靖友……”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


 


那人的手指带着温柔的力度抚【。】弄着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手法高超几乎叫他发疯。身下的床单早就糟糕的不成样子了,那人依旧没有停下来,从第一轮的凶猛到现在的缠绵却又折磨着自己的身体与理智,就像被这人拖曳在深渊边缘却始终没有深陷下去,悬在半中,渴求却又不可得。


 


爱还是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最喜欢看那人在自己的掌控下一步一步远离那个所谓神圣的世界,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踏入自己深沉的世界,一点一点染成和自己同样的黑色。


最喜欢听那人喉咙里发出沙哑颤【。】抖的尾音。


最喜欢看那人被泪痕染湿的簇密的睫毛。


啊,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呢。


 


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靖友…快了……”


“唔……”


“靖友……叫我的名字?”


“新开…”


“不对哟,靖友。”


“恩…隼——隼人…啊,不——”


“再叫。”


“——隼人!”


“再一次。”


“隼人隼人隼人——啊——”


 


爱是永不止息。


 


汗湿的脊背贴着那人厚实的胸膛,相比那人显得单薄的胸膛前被那人从后环过来的手臂紧紧抱住,耳边回响着两人重而些微急促的呼吸。


荒北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微微睁开眼睛看向半掩的窗户,夜色深沉,别说星星了,就连月亮都没有。


就在他望着窗户出神的时候,新开说:“去洗澡吧,靖友。”


“啊。”


 


浴缸的水温度正好,微微发烫,放松着刚刚激烈运动过后的身体。


新开紧紧的挨靠着荒北,放在水下的手指亲密的缠在一起。他们相贴着的皮肤上带着彼此熟悉的温度,还有靠近的呼吸里那非常亲昵的淡淡烟草气息。


新开说话的时候声音低低的,带着事【。】后的沙哑,在水汽弥漫的浴室里也带上了湿润的语调:


“靖友,明天我有任务要离开两天。”


“好像说的那个任务没有我一样。”


“诶,”新开笑起来,“不来玩一玩妻子丈夫的游戏吗?”


“谁要陪你玩这个鬼游戏。”


“明明都玩过更过分的游戏了的哦?”


“闭嘴呆子。”


荒北恼羞成怒的一把将新开的头按进水里,咬牙切齿:“灌死你得了,妈的。”


 


当两人从浴室出来终于准备睡觉的时候荒北接到了福富的电话,他的神经一瞬间就绷紧了:


“喂,小福,是我。”


“昨天的残党来报复了,东堂的店刚刚被袭击,他和真波正在追,在往你这边来了。”


“知道了,我和新开马上准备。”


荒北挂了电话,转过头就看见新开已经穿好了长裤套上了T恤,正在穿防弹背心,他看了荒北一眼,将手边的枪丢给荒北:“我先出去,你准备好再来。”


“恩。”


新开一边将通话耳机戴上一边走出了房间。


他调试着耳机:“喂我是新开,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耳机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被接通了:“听到,新开前辈。”


“啊是塔一郎啊,”新开走过长长的廊道,踩着从窗户外漏进来的昏暗光线,语调轻快,“晚安。”


在遭敌人报复的夜晚还被道以晚安的男人在耳机那头回复的有些无奈:“恩,晚安——我是想这么说,现在敌人离教会只有900米了哦,东堂前辈他们离敌人156米呢,很快就来了哦。”


“知道啦,”新开笑,将子弹上膛,金属机械的声音咋寂静的廊道里冰冷又满溢杀意,“没有问题的哦塔一郎。”


“是——啊,东堂前辈接线进来了。”


“好好。”


男人蓝色的眼睛瞥了一眼窗户,目光深沉,似沉淀着无数死灰。


 


啊啊,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03.


荒北穿着白色的长袍出现在教堂里,胸前挂着十字项坠,还佩戴着一副金框眼镜,新开看到他这幅模样忍不住笑起来,荒北听见笑声也不理会,径直走向教堂大门:


“要是你还有心情笑的话不如检查检查弹匣怎么样。”


“已经检查过了哦,”新开轻快的语调里透着笑意,“满满的。”


“哦。”


荒北背对着他打开教堂门,翻了个新开并没有看到的白眼。


还没打开教堂门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枪声。


 


打开门后有枪声在自己耳畔响起,还伴随着男人戏谑的说话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百叶窗下的十字架上被束缚的耶稣。


 


神啊,我有罪。


 


荒北在半开的门后的阴影里用锐利的眼睛扫视着外面,必要时开枪消灭掉匍匐在新开身边的危险,以保他心无旁骛的战斗。


他看着男人健壮的身形包裹在脆弱的衣料里,无穷的力量在身体里蓄积,尽管那男人笑的很温和,但是很可怕。


他看见男人毫不犹豫的提腿踢翻敌人的同时开枪。


耳朵里的耳机传来男人有些轻佻的笑意:


“哎呀呀。”


 


神啊,我的罪,是杀戮。


 


荒北眯着眼开枪射杀了想要冲进教堂的敌人,漆黑的瞳仁隐藏在镜片下,冰冷的恶意不断地从心里涌出来。


你看,死去的那些人的血液多么美丽。


他们惊恐空洞的瞳孔多么可笑。


他们无声张大的似想要求救的嘴巴多么宁人捧腹。


神啊,我曾多么享受这一切,为何现在我却笑不出来。


 


新开回身踩在被暗处的荒北杀死的人身上,望了一眼不远处半开的教堂门,没有看见那个瘦削的男人,只隐约看见了的反光。


那是他的十字架。


 


“谢了。”


男人道出一句谢词,荒北低低的应了一声:


“…恩。”


 


我的罪,还是渴望。


是贪婪。


 


贪婪他人的死亡,贪婪自身的欲【。】望,贪婪那人的给予。


荒北看到那个人结束了战斗朝自己走来,他脸上还沾着点血,但是他在笑。


他笑着朝荒北走进,语气温柔的像归家的丈夫对爱妻的呢语: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荒北闭起眼将手臂环上了男人的脊背。


道出回应的话语。


 


 


04.


「我有罪。」


 


 


 


FIN.


 


 


感谢阅读www


箱根的各位打个酱油围观了下新荒夫夫www


好久没写新荒了,还希望你们喜欢w


其实本来是准备的北北生日贺文,但是觉得生日还给个有点黑的新开不太好,就决定先发啦,生日要吃甜的【。